shepherd_

闭关。

白嫖还有三秒钟到达,我先哭着走了UnU


〖冰九〗错乱 01



  *“身上莫名出现的伤痕淤青,是源于另一世界的自己.”


  *重发文,之前手贱删了:(


  *分123,食用愉快,欢迎捉虫


  ————


  〈一〉


  辞夏入秋已是有段时日,灼热却一分未减,室中闷热被风扇扫去,无奈抵不住窗外烈阳闪人眼。


  随着下课铃一声响,沈清秋推开了教室门,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沈清秋面色红润,早是起了汗,顺着脸颊滑下,再被这滚烫的空气一扑,至镜片染上层白雾,将其取下,带身后抱着作业的学生走向办公室。闷了四十五分钟,沈清秋自转角处消失,教室里便不再如一分钟前那般安静,但没人出教室门,都选择在风扇下聊天说笑而不是冲向同火炉般的室外,二人的脚步声回荡在走廊上,走在沈清秋身后的学生不禁抬眼看了看微皱起眉的老师,欲问些什么,却是迟迟未开口。


  办公室里的空调恰好在这几天坏掉,同外边一般炎热难熬,准确来说,这间未开窗户闷得人难受的办公室更加难令人呆下。学生的吹空调梦破碎,撇撇嘴随着老师的步伐走到那整洁的办公桌前。


 “放桌上吧。”


  学生乖巧照做,作业一放就溜了。


  沈清秋这几天似是心事众多,课下比平日更要寡言少语。他今日心情并不佳,抱作业的学生自是看出来了,且方才课上大家其表现更是让眼前这位不满,想必是不会轻饶过去,不过在那之前,他们还可多蹦跶会儿。学生关上门前看了一眼沈清秋,又不住视线下移,看了他的那件…高领卫衣。


  因卫衣的缘故,走惯低调风的沈老师在这一早晨吸引住了众人目光。


  正如其所想,沈清秋的心情是十分不好,待学生关门离去,便是沉下脸来。被众人以诧异的目光凝视着的感觉令他浑身不自在,但无奈颈处痕迹,不要个几天是消除不了,除了跟个傻子般给自己在这炎热的日子里套上高领卫衣外,别无方法。


  将窗户打开,室内的闷热顿时散了许多。沈清秋不知昨夜最后走的老师是何想的,竟将窗户给关上。

  

 


 “沈哥你不热吗?”


  沈清秋一顿,朝声源望去,这才注意到办公室里还有个尚清华,不过方才没注意到罢。


 


   沈清秋撇了他一眼,神情又恢复正常,“不热。”


 


 “你背后都被汗给浸湿透…”


  被人狠瞪一眼,尚清华住了嘴,只得于暗中吐槽几句。


  “明知如今天热,你怎不开窗户?”


  尚清华摇了摇手中小风扇,以示自己不热,沈清秋不愿与尚清华多费口舌,白眼一翻转身忙碌工作去了。他还有一节课在下午,在那之前,他只会待在办公室里批改作业或阅读书籍来打发时间。“你热不热”这话已是沈清秋今日第六次听别人问他,也懒得再做解释。


  后背与带有绒毛的卫衣因热汗的原因黏在一起,弄得他是十分不愉,又怎会不热。


  一二节有课的就他与尚清华,过了这两节课,学生们都去了操场,办公室其他老师也先后来到。晨间的办公室宁静不复,取而代之的是阵热闹。


  “沈老师你怎么…”


  “我不热。”这句话是脱口而出,沈清秋视线未自电脑上挪移开,端着热茶检查上课ppt是否有地方出错。


  “沈清秋是怎么了今天。”齐清萋扭头问向尚清华。


  “谁知道呢,估计又是1班的学生不乖了吧。”


  沈清秋只是向他扫去一眼,也未说什么。顶着其他老师不解的目光,一上午算是熬过去。


  以往中午歇息时的办公室是十足热闹的,学生们往往会在食堂吃完午餐后去办公室寻老师闲聊。在课下,大多老师都会卸下课上的严肃认真,与学生同好友般一句接一句地说笑着。 


  沈清秋非是温柔可亲型,相反的,他性较冷漠,在一群面带微笑的老师中为着实的突出。但容貌是一等的吸引人,肤如凝脂,眉若墨画,清秀中带有几分俊俏,眼眸是乌黑深邃的,不见其底难摸其想,一副金边圆框眼镜不离身,若愿与学生亲近点,能多笑笑,去办公室寻他聊天的学生必是不会少。


  平日里就较沉默寡言,在课下,就办公室里的老师同他说得上几句闲话与学生们偶尔入办公室向他请教问题外,是难听上他说几句话的。因上午那节不理想的课的原因,早晨至中午来倒是没有学生来打扰他,沈清秋自己也清闲得舒适。

 


 

  今儿天热得让办公室的老师纷纷不想批改作业,先前来办公室玩的学生都已回了寝室午休,闲着也是无聊,索性四五人围了个圈聊起天来,偏把沈清秋拉上,虽内心不怎的愿意却还是被逮去。


  现在工作都已忙完,沈清秋对学校的那些八卦并不感兴趣,比起坐这儿嗑瓜子听他们唠唠,他更想去看看被高领所掩住的痕迹有没有淡些,想到那点点痕迹,心里就是一阵怒火,脸上不禁泛起红晕,不知是热还是羞的。


  一同事见他面色不好,道:“沈老师要不趁中午没事,回去换身衣服吧,这天穿高领卫衣,亏你能挺到现在。”


  沈清秋:“……”


  “没事,我不热。”


  同事打量着他,目光于他拿着本书的手上停下。


  “沈老师,你的手怎么了?”


  沈清秋闻之抬起头,见同事疑惑地指了指自己的左手,随其视线看去,这是一道似是利刃所划的伤痕,血未彻干,自细长的手指处似藤蔓般蔓延到为袖子所掩住的手臂去。伤痕不大,却分叉出几条细长小痕,远看倒不易察觉,近瞧是有些令人觉诧异,也不说狰狞,只是这伤痕更像是人故意划成这般模样的,但这人定不会是沈清秋。沈清秋回想了下,这是昨天于他身上出现的,还未及时处理注意力就被颈上的痕迹给吸引去了。沈清秋自己是已习惯身上时不时出现些莫名其妙的伤痕淤青,但对此事不知的同事就不会如他般平静了。


  要说以往,这伤痕只会出现于为衣物所掩盖住的地方,但每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痕迹出现地越近暴露在外的肌肤,沈清秋没法阻止它,而如今已是现在了露外的手上,虽早知会如此还是不禁眉头微皱。


  “没事,之前不小心触到了花刺。”他面不改色撒了谎。沈清秋默默将手缩下桌,没有多与同事多说此事的意思。


  一旁的木清芳突然将他缩下的手拉起,疑惑咦了声,“沈师兄的这伤痕…不像是花刺划的…”


  众人听后,纷纷凑上去看那奇怪的伤痕,而沈清秋最讨厌这种被人莫名注视自己身上某处的感觉,这令他觉十分不自在,也不禁皱起了眉。


  “沈老师要不去医护室看看?”


  “沈师兄应是被什么刀刃所划到了,怎没及时处理?会感染的。”


  

  “不用。”沈清秋挣脱开木清芳的手,起身欲离,“抱歉,我出去趟。”

  


  入厕所用冷水冲了把脸,人是清凉几分,沈清秋舒了口气,将门锁上,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拉下高领,入眼的是些暧昧不明的吻痕,就似草莓一般,被种在了雪白的皮肤上。晨时擦的药膏似乎不起一丝作用,还是泛着红。这处被掩饰得很好,但手上那处就不同了,昨日没放心上,结果有了今天这么出。沈清秋摸了摸左手背上的伤痕,并未感到疼痛,毕竟这不是他自己的,但却差点害了自己。


  不禁想着若同事们发现自己此处的吻痕,会如何看待自己,自己又该如何掩饰?他应做好最坏的打算,更是要将未来都一一预想遍。


  学生们知他性子冷淡,待人有礼但不见与谁亲热,似块融不化的冰,也不知可自何处攻破。比起喜欢,更多人对他更是尊敬。而这般的老师往往都逃不了成为姑娘些聊天时的谈论对象,沈清秋并不在意他人对自己的评价如何,他觉自己除历届所教学生成绩皆为不错外,也不过是个平平无大特色的教师而已,他只一心向工作,打理好自己生活。


  但因这些在他人眼里是他自己不小心划到的痕迹的出现,其生活节奏为此打乱。


  这是沈清秋未曾告人的秘密。


  ————


本只想将有bug的文删了改改再发,结果删错这一篇发了未到一个月的。( ˙n˙ )


转圈打滚递花求评


【0831渣反24h活动  20:00】冰九--同君闲

——————

我 拖 后 腿。


占tag抱歉

分别加了我们三,发来一大堆话且都是一样的。


问有啥可弥补,本来就当它过去了吧现在有啥好弥补的呢。好好说又不听,给了机会又在此之前删了信,让别动却擅作主张,怎么可怜你啊。


心累。


理想一定洛必达:

本来我不想挂人的,挂人多不好啊,是不是。可是越想越气啊你妹。

















她的主页 @蓝田沧海玉生烟 


(再删号就是实锤了)






还有她的文档道歉→狗屁不通,真厉害啊




好了挂完了我爽了。




奶奶个腿,别让劳资再看到你!








溜了,产粮去,今晚有罪不当诛。











【冰九】The rest of life

【冰九依旧七夕24h--20:00】

 
  

@冰九搞事小分队队长 

 

*现代pa,ooc预警。剧情不全,稍后会有修改与补充。

 
  

*食用愉快,欢迎捉虫。

 
  

You are the beauty of the world, you are the rest of my life too.

人间美好是你,我的余生也是你

 
  

01.

 
  

  幕落出皎月,星稀游江河,夏风一缕绕碧柳,吹拂碎发遮人颜,七夕佳节,牛郎织女会鹊桥,行人三两游市闹,人们总喜于此夜将心悦之人唤出,明心悦意,愿寄河灯游,盼情长久,恩爱不疑。路上行人两两成对,江上千百河灯飘摇,似繁星下水,带有人间真挚情。

 
  

  沈清秋站街灯之下,身披层昏光,相机对向江水,哼小曲儿耐心寻着最完美角度,身后路人不停步伐及笑语,唯有累者靠栏歇。七夕之时,单身的皆恨不得钻地三尺,离布满爱心泡泡的市面越远越是好,还独自闲逛不是找虐是什,有行人见沈清秋孤零自乐,不免诧异回首或与身边人嘀咕一两句。沈清秋也明他们所想,但这不足以扰了人其兴。除非某人赴约来迟,那才是散了兴。

 
  

 

  极致美好,自当锁于镜框中,咔喳声响后,是永存的熠熠星光。宁己候人也不愿让人候己。沈清秋比与洛冰河相约的时间先到了十来分钟,出门前顺手带走了他的那台相机,拍江岸夜景也是不错的兴致。瞧了瞧方才所拍图片,对此作颇为满意的同时,懊恼出门未想着并带走洛冰河那台一次成像的富士相机,毕竟沈清秋是个喜随需随获厌麻烦的人。

 
  

  “哥哥,你需要玫瑰花吗?”姑娘抱着一箱玫瑰凑过来,沈清秋闻声抬眼就碰上了姑娘甜甜的笑,“今天七夕节哦。”

 
  

  “买一枝吧!”

 
  

  沈清秋接过姑娘递过来的粉色玫瑰,玫瑰淡香未失,还余水露,应是摘了不过多久。

 
  

  “若哥哥不喜欢粉色,这里还有红色的!”姑娘说罢,取出一枝红玫瑰来。

 
  

   想着洛冰河此番回来,必是有所准备,沈清秋知他出差提前归回的消息也不过一小时前。本已准备好一人扛过这四处弥漫着狗粮与爱情味的七夕,还未来得及抱怨洛冰河不会挑着时间出差,就被人一通电话惊醒。不知算天降惊吓还是惊喜。洛冰河需先去工作室放东西,再来与沈清秋赴约。家里巧克力与花皆全,却都未带来,沈清秋索性在小姑娘这儿买了两枝玫瑰,礼价不足挂齿,情传意达了才是好。大不了日后慢慢补偿回去就是,洛冰河若敢嫌弃他他就把人给关屋外边儿算了。

  

 
  

  沈清秋心情甚好,将两枝一齐买下,不知是因自己这年近二八的“叔叔”被唤人了哥哥还是洛冰河即将归回自心掩盖不住的欢喜。

 
  

  再或说,两者并有。

 
  

  分针指向0,不过喀嚓一声,对面江岸之上烟花燃起,在空中汇为一数字“9”,表长久不离,烟花如幻,虽美无奈短暂,转眼即逝。注意力虽为烟花所引,身后有人不声不息近了沈清秋的身,将人紧紧环抱住,不用做多猜想沈清秋也知来者何人。洛冰河扳过沈清秋的脸,吻上了那两片薄唇。

  

 
  

  隔三月未见,心所系之人容颜依旧。洛冰河身着黑T,与沈清秋的白T相为配。沈清秋加深了这个吻,待对岸重归默烟花尽之时才不舍相离。

 
  

  “想我了么宝贝。”洛冰河朝他一笑,声音略是沙哑,却犹大提琴般悦耳低沉,是勾人心魄扰心弦的。

 
  

  沈清秋舔了舔唇边,洛冰河那点小心思自然知,只是挑起眉未有正面回答,人来得也算准时,一吻闭,沈清秋心自满意。

 
  

  “你不是说要把东西放工作室了后再过来

么?”沈清秋指了指他身后的漆黑色行李箱。

 
  

  “没错,不过…我刚到工作室门口突然想到这些东西也许一会儿有得用,就又带过来了。”

 
  

  不再多问,沈清秋冰凉的手被洛冰河握住,手心突来的温热让沈清秋欲缩回手,还是止住。暖深入心脸泛一起红。

  

 
  

  洛冰河与沈清秋皆是出色的摄影师,洛冰河专拍于海底,三天两头地往外去,身上常带有淡淡海味,是挥散不去的了,好是沈清秋并不厌此味。沈清秋喜拍静景,并不用如洛冰河那般还得下海。寻处自己所喜之地,看好角度时间地点,待好时机快门一按,即是完美,其照足以至好奇欲看者叹。

 
  

  他们非是其他情侣般黏腻,每次相见也未有过多甜言蜜语,一眼就可见彼此情谊真心,心中自己有数,也不多言。非为天天可相见,但份情未减,反是增得疯狂。

 
  

  二人都不怎喜于闹市过游,与其浪费光阴还不如家中相伴,度难求的二人时光。想着过个场自江岸走回家差不多即可。

 
  

  “怎么先回来了?那边工作搞定了吗?”沈清秋被洛冰河牵住了手,也就随着了他去。

 
  

  “提前搞定了,想着今天七夕,早些做完就可早些回来陪你。”洛冰河一手牵着沈清秋一手拉起行李箱,“不知…能否向沈老师讨点儿奖励?”

  沈清秋嘴角荡起浅浅一笑,撇了眼不怀好意的身边人,“你脑子里是什坏主意我还不清楚?”

 
  

  “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吗?”洛冰河说得自己倒委屈。

 
  

  沈清秋:……

 
  

  “这是你该陪的。”沈清秋没好气道。

 
  

  “是是,我该陪的。”洛冰河叹气。

 
  

  两株玫瑰挡于洛冰河身前,惹人身由此一愣,看向已撇过脸的沈清秋,“咳,要就收下,不要我扔了。”

 
  

  玫瑰脱离沈清秋的手,被洛冰河紧紧拽在手中。视为宝藏,必将珍惜。

 

 
  

  江岸比起街市是安静不少,唯有林间蝉鸣道上人细语声入耳,幽幽小道上二人一前一后走着,似世界只余彼此。

 
  

  洛冰河将沈清秋按于树干,一手遮着他后脑勺处,吻地认真,和煦春风拂过般的温柔。

 
  

  而这一面未持续多久。

 
     为彼此的余生,也是心中唯一。

  


     end.

妮心予朝日

七夕快乐♡ @不知朝日开(看置顶)

·

人生路上过客不停,我们总是在与人说你好和再见。

你我皆是彼此人生过客,我很庆幸,未有与你相错过,心甘情愿因你停留。

你出现,至我的生活多了色彩。是我的心中皎月,是我永爱着的神。

不彼此占有。唯求一起往前走。不求海枯石烂,只愿心灵为伴。

妮心悦予一人,不知朝日开。动心因你真情溢,你我相护度往后。

你若在前面走累了,就回头看看,我永远在你身后,等风也等你。

七夕快乐♡

死线赶稿,实力拖后腿。

冰九搞事小分队队长:

冰九依旧七夕24h

『文案』

初太痴时巧遇君,一眼迷了少年心。不意真心遭人踏,仇恨炀人,欺己者自当奉还。
后忆天真少年郎已离,持腰扇笑者并不还。
何谓爱恨,不欲知。牵线未有断,相至最后,见曾旧识不再,人过无趣,此世只余你我伴,昔日美时皆消散。

『staff』
策划:理想一定洛必达 @理想一定洛必达
NIJIAR  @NIJAR🍃
碎碎雪  @碎碎雪❄
题字:老祖的酒 @老祖的酒
美工:竹名君 @竹名君

『参与人员』

00:00 鹿荆溪 @鹿荆溪

01:00 N.A. @N.A.

02:00 viral  @viral桑-阿周那绝赞沉船自闭中

03:00 理想一定洛必达  @理想一定洛必达

04:00 无埃 @无埃&

05:00 泠习Roile @泠习Roile

06:00 一十九 @一十九

07:00 碎碎雪 @碎碎雪❄

08:00 爱吃苞米的绿意意 @爱吃苞米的绿意意

09:00 盼心  @盼心,尝试还债中

10:00 NIJIAR @NIJAR🍃

11:00 壹木又寸 @壹木又寸

12:00 南国之南 @南国之南

13:00 雾中生竹 @雾中生竹🍀

14:00 九书洛阳 @九书洛阳

15:00 草色 @草色🌾

16:00 不孝我 @不孝我

17:00 蓝田沧海玉生烟  @蓝田沧海玉生烟

18:00 芋艿【江湖骗子】  @芋艿【江湖骗子】

19:00 空口说白头 @空口说白头

20:00 祈晓  @祈晓

21:00 容迟  @容迟

22:00 楠絮  @楠絮.

23:00 索菲亚  @索菲亚

23:59 我就是帅破苍穹 @我就是帅破苍穹

彩蛋

09:09  Crush☀ @Crush 💥

13:14 海仑 @海仑

15:20 青暮 @青暮

20:19 Afeng @Afeng

21:30 澜何_GH @澜何_GH

敬请期待
8.7冰九依旧七夕24h

同葬


众人皆知洛冰河未下无间深渊时在清静峰上不得师兄弟关爱,尽受欺凌。

后因沈清秋,洛冰河坠下无间深渊,希望破碎,彻底心死,怀恨于无间下度过五年,因其执念,回归世间,将曾欺凌自己的人都一一报复回去。

沈清秋在洛冰河自无间深渊回来前都风光着,是高高在上的沈仙师,洛冰河回来后至自己失去一切,任人摆布,生不如死。

曾经的他们是一去不返。往日不再有,齐葬于洛冰河自无间深渊回来的那段时日。洛冰河的天真被葬起,也一并带去沈清秋曾所向往、已是获得的一切。

之后的,只有于地牢苟延残喘身败名裂的沈清秋与不复少年样无人可敌的魔君洛冰河。

昔日旧识中只余他俩活,是彼此心头刺,相互折磨着。

与自己的仇人“同葬”可笑而可悲。

〖冰九〗执我意〈合♂集〉

关键词:♂♂🚓🚓🚓

无文笔,ooc。我爽完就行了。

 

翻了告诉我,不多,愿你食用愉快

 

(被屏蔽了一次我怕了,点击看详细内容,一共四篇)

· 

·

· 

1,天使冰x坠天使九

坠落

 

2,皇子冰x“老鸨”九

溺而沉

 

3,现代老夫老妻式,孕//九

入汝情{上}       入汝情{中}

·

(我想拥有评论

〖冰九〗你的眸中只许有我

* 6k字的糖

* 无文笔剧情,流水账,现代pa,不过看着不像就是了(。),ooc慎看。

* 食用愉快,欢迎捉虫。

————————————————————

  01.

  洛冰河需承认,沈清秋的那张脸是惹人生爱的。他喜无事时盯着沈清秋看,手玩弄他脑后黑色小辫,扰了做题人的思路,炽热目光看得他并不自在,提出说过洛冰河也未有改,就换来白眼一赏。

  安静时的沈清秋是洛冰河最爱的,这让他会产生此人属于自己的错觉感。平时沈清秋笑常为顽劣,口不出悦耳好话,人是潇洒,放入万千人群中也为耀眼一星。洛冰河总觉他无声引诱着自己,勾人犯罪。当初的惊鸿一瞥,就如此沦陷,为自甘自愿。时一久,已是不离眼。

  爱至今也未曾说得出口。害怕被拒绝,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最后各走各的路由此而散。

  洛冰河曾多次试探他,却不见有所回应,就当沈清秋的心是不悦自己的,添的那份微妙的情感被洛冰河藏得极深,再难觅寻。二人平时以相怼为乐,但无硝烟味。为彼此的生活增添一笔色彩。

  他每天都期望着沈清秋给自己回应,却始终未等来。

  “你今天也很好看。”

  洛冰河凑过去,笑眯眯与沈清秋对视。午后暖阳自窗射进,勾勒出人半张俊美脸廓,伴随阵微风,辫子未扎起,碎发惹得洛冰河脸发痒。两人是挨得太近了些。沈清秋面子薄,脸上泛起红晕,急忙把人推开,骂了句傻子,做自己事去了,被无视的人也不显尴尬,明知沈清秋经不起撩逗,还如此,心里是暗暗满意着。

  也不多求,他可慢慢试着攻破眼前人,即使不如愿以偿但还是努力过。该自己的总会来,不过是时间的等待。

  02.

  最近有一个姑娘缠上洛冰河,他觉有趣,知这姑娘的一番心意,只得次次委婉拒绝,承认自己平时也没少在年级里晃,但比起以前还是收敛许多,心是系着沈清秋的。这姑娘依旧不弃,弄的人是哭笑不得,甚有些无奈。小说中那些可笑无实性言语他是不信,正处青春期的姑娘们却为深信不疑。

  装作很困扰的样子去找了沈清秋抱怨。

  “你自己惹的事自己解决去。”

  沈清秋并无想助他的意思,洛冰河他装委屈也没用。只能说沈清秋的心似冰一般的。

  沈清秋虽没亲自见过那姑娘,但听洛冰河滔滔不绝地讲也就有了深刻印象。在回教室的路上,他见不远处那原地蹦跶的人,就问了句洛冰河:

  “那是不是你说的个姑娘。”

  洛冰河的视线自沈清秋身上移开,顺着沈清秋的话看过去整个人一僵。拉着他就绕道跑开。

  还真被自己给蒙到了。

  沈清秋觉有些好笑,洛冰河居然会怕见一个姑娘。

  “那姑娘粘人得很 总喜欢堵我路,还是秋儿的眼睛好。”一声秋儿惹得沈清秋身起疙瘩。但未因此而气,只是笑笑。

  “你有喜欢的人么。”

  唇角微勾起,漾出好看的弧度,倒影在洛冰河眼眸中的,是沈清秋发愣的容颜。他随口一问,倒问住了沈清秋。

  “我为什么要回答。”

  是意料之中的,洛冰河看着他。

  “我有喜欢的人了。”洛冰河语气似在说家常小事。他用余光看着沈清秋,那人明显一愣。

  “恭喜。”

  洛冰河自他脸上看不出欢喜或难过。与身无关。

  在沈清秋心中,也许就岳清源占有一位吧。期望着能从他眼里看到不同方才那样的味,最后只得失望,看似不在意,还是不住叹气。

  “你不问问我他是谁吗。”

  沈清秋不言,坐自己的位置上翻着书,有意无意遮着脸。

  “别看着我。”  

  洛冰河盯了他一会儿,瞧不见其神情,走下楼不知干什去了。沈清秋将书挪移开,看着后门出神。

  ·

  “沈哥,你明明对洛冰河也有好感,怎么就不说呢,诶看得人着急。”尚清华自前门走进,也不知偷听两人对话多久,“再不主动些就要被那些漂亮学姐学妹们拐走咯。”

  洛冰河与他以前是水火不容的,相看两厌。

  洛冰河被老师调位到沈清秋旁时,双方都极度不愿却无法,洛冰河常逃课,所以其位置沈清秋总会在上面放些自己东西,占为己有,洛冰河深受女生喜爱,平时也没少沾花惹草,常会有姑娘在他桌箱中放情书,第二日沈清秋一见就给他扔进垃圾桶,洛冰河不愉他就愉。两人还因此打过架,双双被逮入政教处,洛冰河的惩罚比沈清秋的大得多,人也就长了记性。日子渐渐过去也就都看懂了对方。如今不像以前那样争锋相对。还是不错的。

  学校里沈清秋没多少朋友,除了尚清华,也就大自己一级的岳清源。洛冰河的来到改了他的生活轨迹。由最初的厌恶到了今天用言语简单说不清的感情。

  当洛冰河试探自己时,沈清秋明白他意图,人是惊讶的,只得装作并不在意。虽说今日不比以前,但沈清秋不相信他对自己的爱是一成不变的。洛冰河喜欢无聊时看着沈清秋,他选择无视。若自己陷进去,自救不起,又该去寻谁论理?

  因心被伤害过,就不敢露在他人面前二次,会把自己以外的都看做不怀好意之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他只是一时兴起,过段时间再看吧。”

  沈九想着,若过段时间他还在意着自己,那他也不介意自往后退步。

  03.

  但自那天后,洛冰河眼里不再有沈清秋了。也不是说两人扯破脸皮,不论上下课,沈清秋都感觉不到了那熟悉的,炽热的目光。也没再听过那句:

  “你今天很好看。”

  他是遇见了什么事?还是兴过了?

  沈清秋偷撇一眼洛冰河,他心思不知是飘向何处,哪个俏丽美人身上。

  这其中的酸味,沈清秋自己也尝到了。他的眼里现在又是谁?沈清秋不禁好奇,两人除同学同桌外无任何关系,按理说洛冰河的私事自己一个外人是不该管的,若洛冰河知道了自己的心思,又会怎样看待他?

  洛冰河曾跟他“开玩笑”说道,“我希望你的眼眸里只有我。”

  当初是被他给笑骂回去的,但这一句话人还是铭记着了。沈清秋不知自己是怎变的如今这般矫情。

  “我希望你的眼眸里只有我。”

  ·

  ·

  

  虽如此,生活还是照样平静得过,两人也互不相扰。洛冰河欲寻沈清秋说些什么,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他们之间已是没了话语。

  “你生日是不是快到了。”

  洛冰河像以往那般凑过去,沈清秋心不在焉嗯了声。相对无言。

  “介意一起么。”沈清秋的生日于周末,所以有足够时间相陪。

  “随意。”在意他这些的人也就三四个。洛冰河这番话是在邀请,是主动的,他自然愿意。即使,沈清秋更觉此是在讨好。

  04.

  两人并排走于街边桥上,春波绿桥下,风拂柳絮飞,昏阳耀碧水,面迎热风,行人不停,小贩开始嚷嚷,路边灯早已亮,阳却不舍落。夏季炎热,二人都身着短袖,今儿是闷热的,怕是晚些时要下雨,两人出门前都没看天气预报,沈清秋去小摊上买了两把伞,向洛冰河丢去。洛冰河急忙接住,差点失了手。

  “你…”

  二人很少这般出来,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较好。洛冰河有一晚上的时间将自己的心交予沈清秋,让他明了自己心意。裤包里的小盒已准备就绪,就待时钟指向十二点的那刻。沈清秋愿不愿意接受他是未知的,只得孤注一掷,不管最后的结局如何,只要这人是开心,他也就不觉可惜了。

  “不愿意?”沈清秋抬头望向洛冰河。“我自己拿。”说罢正欲将伞拿回。

  “不。”洛冰河将其紧紧拉着,“乐意效劳。”

  洛冰河与沈清秋有了距离。若凑的太近,沈清秋会“自然”地往左边一移。

  他是误会了什么吗…

  心空落落的,总觉缺少了些什么。已不如以前。

  饭时已过,二人一起出来也可算是散步,陪沈清秋迎来新的一岁。夕阳转为夜幕,街市上是喧闹的,二人都比较喜静,但还是陪彼此无目的游街。

  最后在河边的酒吧停留下来。沈清秋酒量不好,不过四杯必倒,这为熟人皆知,平常出去时给他点的不是汽水就是果汁。洛冰河正准备为他点来一杯果汁,却被人皱眉拒绝。

  “这一次我要喝酒。”

  洛冰河静望着他,无声不同意着。

  “我高兴。”沈清秋绕过洛冰河,去前台点了几瓶啤酒。二人在二楼阳台处坐下,外边儿河烁着光,似繁星入水,小孩的嬉戏声自下传来,二楼不比一楼热闹,因要下雨的原因,人不怎的多。倒是静。

  “上次我们出来,是什么时候。”洛冰河挑起话题。

  “你生日。”沈清秋开了一瓶啤酒,倒满了两个玻璃杯。

  “好久没这么出来过了。”洛冰河感叹,盯着沈清秋的颜容出神。

  沈清秋知他在看自己,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又被自己强压下去。

  他不属于洛冰河,洛冰河也不是他的。之前听尚清华跟他说,洛冰河好像接受那姑娘了。

  这么一说来,这段时间洛冰河的反常就有了解释。在爱情与兄弟面前,常人总会倾向前者。沈清秋心里是有丝难受的,但日子一天天过去就淡起来。这一晚就当做洛冰河最后一次陪自己迎新日凌晨吧。人内心是丰富,洛冰河未想到沈清秋会这么认为。

  酒一杯一杯下肚,沈清秋有些恍惚。洛冰河眼神一暗。

  “够了,别喝太多。”

  “你怎么不早些跟我说呀。”沈清秋嚷嚷。

  “你酒量一直不行,我也提醒过别喝太多。”

  沈清秋摇头,白了他一眼,“不是说这个。”

  这一说洛冰河就疑惑了,“那说什么?”

  满脑子都是洛冰河与那个姑娘一起的画面,沈清秋自嘲一笑,“你既然都谈恋爱了还陪我作甚。”

  洛冰河一时没弄明他的意思,“我没谈恋爱。”就算是谈,也要沈清秋先接受他才行。

  “你这骗子…”沈清秋将杯子推往一旁,撑起昏沉沉的脑袋,与洛冰河对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丑。”

  洛冰河见他那么认真严肃问道,觉好笑。“哪有。”

  “那…那么你为什么…不看我了呢?”声音越说越小,洛冰河没太听清。

  外边起了夜风,带来了细雨,滴打在他们上方的玻璃上。“你还是回去吧,我自己过。”沈清秋道,正准再拿一瓶啤酒的手被洛冰河拉住。

  “想甩开我,哪有这么容易。”

  沈清秋是醉得不行,洛冰河悔自己当初让他碰了酒,这下有些伤脑,眼见雨越下越大,若沈清秋清醒着还好,可打着伞回家。

  “我不允许…你的眼里没…没了我。”

  “你说好只看我的,骗子!——”一想到洛冰河眼里不再有自己,他的视线挪移到了其他人身上,待其他人更好,沈清秋就自心里不愉。

  沈清秋起身,坐在洛冰河腿上,头抵着他的胸膛,似在撒娇。这一秒软得不行,往洛冰河身上蹭。这对洛冰河来说冲击太强些,人是顶不住。沈清秋醉后是十分勾引人的,脸泛着红晕,眼中是一潭春水,那不安分的手在洛冰河身后摸来摸去,似在寻着什么东西。洛冰河整人不敢动,只得咽咽口水,恨不得将这惹火的人推到在椅,狠狠亲上那薄唇,撕咬他,留下自己的印记。

  洛冰河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自己曾经对沈清秋说过,希望他的眼里只有自己。但不得回应,就放弃了。这令洛冰河的大脑乱成一锅粥,沈清秋醉时总喜欢说一些胡话,醒后翻脸不认人。洛冰河也不管话语的真实性,他只需要知道,沈清秋记住了这句话。

  像雨后的天晴,夜过的黎明,绽放于空中的烟火,照着人心的灯明。

  “沈清秋你…”

  “!!”

  洛冰河睁大眼睛,沈清秋小猫般用舌头舔舐他的嘴唇,两人相贴紧,感受着对方的呼吸。洛冰河扣住他的后脑勺,加强
重了这个意料之外的吻。洛冰河将人抱起,这一天折腾下来,都已劳累。

  沈清秋紧拽着洛冰河不放,生怕他走了一样,这样的沈清秋不多见,洛冰河更为珍惜。洛冰河结了账,见窗外雨小了些,不知多久后又会变猛,抱着沈清秋。

  “还拿得起伞么?”

  沈清秋微微点了头,接过洛冰河的伞,盖过二人头顶。

  怀中人安静乖巧得很,脸上不知何时多了道泪痕。洛冰河抱着他回了自己家,沈清秋已是睡去,但伞还是紧握着,未有松开。洛冰河一夜无眠,极致的爱,不是时刻甜蜜不离,而是回味。二人间越走越远的原因,也慢慢浮现而出。

  他的白月光,也喜欢着他。这对洛冰河来说,是最好的回赠。

  沈清秋是于洛冰河的怀里醒的,周围唯有小夜灯亮着光,待适应后发现,这里不是酒吧,记忆停在了他与洛冰河两人相吻那里,后来是实在回忆不起,这为事实,非是梦境。沈清秋挣脱出怀抱,太过惊悚了些。洛冰河被他的动作所弄醒,见他看鬼似的瞧着自己,不禁一笑。

  “别翻脸不认人了啊,是你亲的我。”洛冰河说得自己委屈,沈清秋倒不舒服了。

  “我…”沈清秋看似准备逃离,洛冰河岂会让他如愿?

  将人又拉回怀中,额头相抵。

  “之前…咳,那些都是胡话,你别当真了。”沈清秋闭眼,声音微颤抖道。

  洛冰河是不信的。他也知怀中人是在担心什么,抗拒着什么。

  “我希望你的眼里只有我。”洛冰河轻声道,不论那人接与不接,他都已是明了其心真意。“这是我对你说的,也是你对我说的。”

  都希望对方眼里有着自己,命运早已决定。

  裤包中的小盒被洛冰河拿出,递与沈清秋。“这是什么。”沈清秋开也不是,扔也不是。

  “打开看看。”洛冰河于沈清秋额上落下一蜻蜓点水般的吻。

  那是一条看起来价格不菲的项链,上面印着“BJ”两字母。

  “听尚清华说你小名为小九,家里人都这么叫你。就印了。”

  沈清秋觉得自己的眼眶发热,很久未有过这样的感觉了,这是件极其特别的礼物。

  “不怕你的小女朋友吃醋?”洛冰河先前给他灌了醒酒汤,人现是清醒了几分。

  “我没小女朋友,我看你才是真正吃醋的那个。”洛冰河眼里只有他,让沈清秋恍惚。

  “我在你身边坐了一年,请你将自己借给我这么一晚。”

  “洛冰河你…放手。”沈清秋被洛冰河压于身下,无处可逃。

   洛冰河喜欢沈清秋,一直都喜欢着,这中间有过小插曲,但未改变人的情爱轨迹。也许绕了道,消失于视线,但最后的目的地还是对方。

  沈清秋见身上人无放开的意愿,无奈叹气,索性不挣扎。任由他拉着自己。

  “随便你的了。”不像是酒后乱语,是表明的真情实意。

  洛冰河在他的后颈处留下一牙印,沈清秋被他咬的生疼,但人是不介意的。两人相拥,感受着彼此体温。

  是倾心,是钟情,是不离。

  自己的世界中只剩下彼此,他们于皎洁明月之下交换了个温柔的吻。

  千言万语,不及一句——沈清秋也喜欢他。

  05.

  

  “就这么在一起了?!他没对你做什么吧。”

  一天下来发生的事过多,沈清秋分享与尚清华时,那人也不由得一惊。

  “没有。”沈清秋庆幸自己留着小辫子,恰好遮住了颈处牙痕。

  “那那个姑娘…”

  “你下次再道听途说我就缝了你的嘴。”沈清秋想着就气。

  “沈哥,你有没有向他提什么要求?”

  “自然提了。”沈清秋扬起一笑,“他的眸中只许有我。”

  “洛冰河怎么回的?”尚清华好奇,两人如今好不容易一起,这故事,他可不愿错过。

  两人间的关系变得之大,闹过吵过,最终发现,自己放不下的还是对方。沈清秋将其真心予了洛冰河,洛冰河当宝贝般捧在手心,从一开始到现在,洛冰河都是甘愿沦陷,不曾有悔。沈清秋既然应了他,就会相陪到底。这不是谁选择谁,命运自一开始就定好了今日。

  沈清秋望着窗外篮球场上的人,脑海里浮现出那晚月下的画面,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融了冰冷的心,下面的人似感受到了沈清秋的目光,抬起头,与他相对视,招了招手,笑得温柔。沈清秋回了他一笑,薄唇轻启:

  “他说啊…”

  “遵从你令。”

————————————————————————————

  1. 洛冰河为什么会怕见那个姑娘?

  -因为他心系着的是沈清秋。

  2. 洛冰河为什么自两人对话后不看沈清秋了?

  -因为他以为沈清秋很讨厌自己看他。

————————————————————

  最近刀好多,妮请你们吃糖(瘫)。

  我好暴躁这篇文写了十多小时,眼睛疼的要命,特别想结局一个刀就完事儿了但还是坚持写糖,东拉西扯地写完了。orz